负利率并不是目前英国经济的一个选择-CG资讯
点击关闭

欧洲货币-负利率并不是目前英国经济的一个选择-CG资讯

  • 时间:

女排对阵多米尼加

2014年6月,歐洲中央銀行成為第一家宣布對商業銀行計征負利率的主要央行,其後包括瑞士央行在內的數家歐洲國家央行也相繼仿效。和歐洲央行同病相憐的是日本央行,該國長期徘徊在通縮的危險邊緣,個人和企業更願意存錢,而不是花錢或投資。日本央行在2016年初希望通過負利率鼓勵商業銀行將資金外借,以推動日本國內消費和企業投資,刺激通脹和經濟發展。

雖然美聯儲一直自詡奉行央行獨立原則,但總統特朗普不管這一套,9月初發佈最新推文,又一次對美聯儲發起抨擊,並提到負利率。他認為歐洲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和其他如此之多的國家都實行了負利率,這些國家因為貸出資金而拿到錢,他抨擊美聯儲沒有採取相應行動。雖然此前美聯儲在7月份降息了25個基點,但特朗普無疑想要的更多。

負利率政策剛出現時,恐懼曾短暫地主導市場情緒。幸運的是,信用貨幣體系並沒有因為這一試驗而坍塌,人們也沒有爭相在床墊下囤積大量現金。而不幸的是,也正是因為沒有引起大規模負面效果,這場實驗一直持續至今,且越來越有成為央行常規武器的趨勢。在歐洲債務危機期間嘗試負利率的主要央行中,無論瑞典、丹麥或瑞士,沒有任何一家央行再將利率轉為正值。尤其是最近,歐洲經濟出現衰退信號,歐央行正在評估是否進一步調降已經是負值的利率,並啟動新的購債計劃。日本央行也在考慮調降已然為負的利率,並擴大資產購買機會。

在十年前的G20峰會上,面臨全球性金融危機,主要國家同意攜手實施量化寬鬆,為市場注入流動性,不少央行採取的一項重要舉措就是將利率降至接近零的歷史低位。當時央行的大胆降息被稱作貨幣史上的一次偉大實驗。十年後的今天,近乎于零的利率只是一個開始,不少國家的利率已進入負值區間,其名稱也變成「一場前所未有的貨幣實驗」。

負利率常態化令不少設計者感到沮喪,因為本來打算通過貨幣實驗,開啟一個以往理論並不適用的金融平行宇宙,但現實中零利率的邊界上下方並沒有劃分出截然不同的世界,負利率旨在鼓勵人們增加借貸、增加支出、減少儲蓄以刺激經濟,但在實踐中並沒有成為經濟復蘇立竿見影的強心劑,更像是一針安慰劑。

確實,在絕大部分貨幣學教科書上,都看不到負利率政策的現實描述,當實踐超前理論時,貨幣政策的效果也進入未知區域。目前全球有15萬億美元的債券處於負收益率區間,約佔全球政府和企業債券的四分之一,但和十年前不同的是,央行們對這隻「屋子裡的大象」的形狀仍沒有達成一致。全球四大央行在對待負利率問題上分成涇渭分明的兩派: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早已跨步買入未知區,而英格蘭銀行和美聯儲則仍在不斷對此發出警示。

和美聯儲的模糊態度相比,英格蘭銀行堅定地對負利率說不。英國央行行長卡尼8月公開表示,負利率並不是目前英國經濟的一個選擇。可惜目前英格蘭銀行的影響力在全球四大央行中只能名列榜尾,且爛尾式的脫歐進程仍在持續削弱其影響力。對英國央行來說當前的關鍵詞是脫歐,而不是負利率。

實施這一政策的央行在反思缺陷,沒有實施的則在觀望形勢。

對負利率的不同態度,直觀地反映出在一個雙速復蘇的世界中,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歐洲在經濟復蘇中動力不足。為避免落入流動性陷阱,5年前一些歐洲國家乾脆突破零利率的天然限制,試圖用激進的負利率來刺激經濟。

在歐洲負利率政策實施五年後,越來越多的人在猜測,美國會不會加入這一陣營。畢竟此前不但美聯儲已經關閉了升息通道,在白宮的壓力下降息呼聲越來越大。此前美國的貨幣政策制定者甚至也考慮過這種可能,比如美聯儲前主席本·伯南克就曾認為,人們對負利率的擔憂有些過頭,負利率政策「具有一定的好處和可控的代價」。伯南克的後任珍妮特·耶倫也曾向美國國會表示,不會完全排除使用負利率的可能。雖然伯南克和耶倫都已經相繼退休,但目前特朗普為了實現市場繁榮,不斷向美聯儲吹風。一旦重啟降息,那麼降到哪個水準才算結束沒有定論,畢竟無論是零還是之前0.5的界限,都早已經被衝破。

負利率並沒有讓市場變得更壞,那就給了更多病急亂投醫的央行以勇氣。能不能治病不得而知,唯一清楚的是每個捲入貨幣實驗的人都是實驗品。

今日关键词:民族运动会闭幕